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评论

流浪乞讨苦度人生

时间:2018-01-29 17:15:47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六 流浪乞讨苦度人生

父亲给地主扛活,在当时情况下是别无选择。而我的年龄虽小,又比较瘦弱,但到地主家放牛、放羊当童工自觉着还能担当。父亲怕我挨打受累不让我去,我只好流浪乞讨苦度人生。时年刚刚9岁的我,便挎着破蓝子,拿着打狗棍走街串巷挨门乞讨,每走到大户人家门口,大婶、大娘的喊叫一阵子,能给你一口半碗就算不赖。叫人难以忍受的是,那些地主老财们的少爷公子指着我的鼻子喊叫,穷要饭的,小叫花子,有的还领着他们的看家狗咬我。有时些富人家的子弟纠集在一起,对我围追堵截,用砖头瓦块乱投,只要

沿街乞讨       谁能投到我的身上,他们就象英雄一样的狂叫,这种人下人的污辱实在让人难以忍受。有一天我到陈村成家巷一大户人家讨要,刚上门坎喊了声大婶,就遭到那户婆娘气势凶凶的破口大骂,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而她越骂嗓门越高,骂什么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偷,大白天想来我家偷东西,快滚开。”她那容我说话,拿起棍子就打,为了躲避挨打,我本能的向大街跑去,可更惨的是,那些富家子弟领着两条狗把我逼到墙角咬我,我狠命的与狗撕打,打狗棍折了,反污我打了他们的狗,对我拳打脚踢,打得我浑身疼痛,敢我怒不敢言。我心里在想:我的命为什么这样苦,老天爷怎么这样不公道啊!

   流浪乞讨,早出晚归,风里来雨里去,逢庙住庙,遇寺住寺,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。但有些事我也想不通,总觉得人世间有好人坏人之分,而神鬼也有善恶之别,我有时夜宿在观音庙、关爷庙,心里还踏实点,而住在城隍庙、土地庙,就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,不是害怕他们把我吃掉,而是看着那些小鬼、判官呲牙咧嘴,凶相百出,令人呕心,城隍爷更是冷酷无情,没有一点怜悯穷人的吉兆。好在这些日子里有幸结识了两个同病相怜的小伙伴,他们一个叫小赃,一个叫二孬,都是任县塔台村人。由于我出生时长得黑,乡亲们管我叫黑炭堆,是命运把12岁的小赃、10岁的炭堆和9岁的二孬连在了一起,给我们增添了生活的乐趣。我们仨小叫花子在一起,谁都不嫌弃谁,他们俩由于长时间流浪街头,又少人关心爱护,看上去比“三毛流浪记”里的小三毛还要脏,上穿缺领、烂袖的破布衫,下穿补丁落补丁不合体的破裤子,前面露着磕顶盖,后面露着屁股蛋,那个破烂劲呀!只能遮住羞丑之处。穿鞋不象鞋,前趾后跟外边露,还不如穿双拖拉瓜(拖鞋)。尽管我们仨穿的破烂不堪,赤脚光背,浑身泥土,却是将心比心,以心换心,心心相印,心灵相通,亲如手足,胜似亲兄弟。我们住在庙里,每天讨要回来都是拣着好吃的东西给同伴,夜间搂抱在一起睡觉,以防冷冻和狗咬,谁要是被人欺负了,我们就互相安慰,真是形影不离,难舍难分。我们痛恨黑暗的旧社会,天下乌鸦一般黑,无论走到那里,地主老财的心都是黑的,他们把穷苦人看成是老天爷注定的。由于我们的岁数小,对人世间的是非曲直又分辨不清,只能是怨天忧人,听天由命。

   曲折的路无尽头,艰难中行走又总是摔跤,这种人不人,鬼不鬼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不去乞讨就无法生存下去。有一天外出讨饭,因下大雨独自一人夜宿在尧山东街路北一个土地庙里,这个庙也实在太小了,我钻进去顾头顾不了脚的畏墙而卧,昏天黑地,伸手不见五指,真叫人担惊受怕。当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,猛然间一条大狗把我的腿叼住拉了出来,湿漉漉的鲜血流个不停,我强忍疼痛,大声呼救,惊动了好心的群众把狗捻跑,才得以解脱。被狗咬破的伤疤至今给我留下了难忘的烙印。回到家里,我很委屈的扑到母亲怀抱,有气无力的用一双乞求的眼神说:“饿死我也不去要饭了。”好心的爹娘含着热泪,深情地看着自己面黄肌瘦,皮包骨头,棉裤被狗咬破,满腿鲜血的儿子说:“不去了,再也不去要饭了。”过了几天,我的伤口有些好转,父亲把我叫到他跟前拉着我的手说:“儿子,爹娘不忍心你整天受冻挨饿,要不把你给了人家吧!”听到这些骨肉分离的话,我的头象猛击一棒爆炸了一样,跪到爹娘面前泣不成声。我看得出来,爹娘都含着眼泪,小妹妹在一旁哭得更是伤心,谁都不忍心啊!这时我们的房东老太太劝我说:“孩子,你跟人家走吧,他家又没有小孩,到那里是个享福的事,人家不愁吃不愁穿,又能叫你上学念书,以后也好有个出头之日,听你爹娘的话吧,奶奶也是为了你好啊!”要我过继的那户人家姓董,有40多岁,是个文质彬彬有学问的壮年男子汉,我们见过两次面,他问过我,愿不愿意到他家去,当时我没有说话。现在又提及此事,这次确实触动了我的心,这些日子我吃不进饭,睡不好觉,又看到全家人那样的难受伤心,小妹妹每天都是哭着给我端饭,这种真情用金钱是买不到的,也只有在患难中才能领悟到它的珍贵。几天来,在这样的气氛中度过,我的心都要碎了,骨肉难分,亲情难断,我怎能舍得亲人呢?我不能跟他人走,我要永远和亲人在一起过苦日子。

为了生存,每个人都会本能地寻找自己的生路,怕困难,退缩是没有出路的。这些日子,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,撞击了我幼小的心灵,我心里难受极了,我都快11岁了,不但帮不了老人多少忙,还能光靠爹娘养活自己吗?想来想去思想终于开窍了。听父亲说过,铜器的声音能把各种动物吓跑,我想地主家的恶狗当然也不例外了。因此,我就下决心向父亲、姑父学说“道情”。白天学,夜里背,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学会了《韩相子讨封》、《小白猿偷桃》、《王定保借当》、《郭举卖儿》等七个段子戏。春节刚过,我怀抱铜镲,第一次由要饭改成唱饭,其实唱饭也是要饭啊!不过是换一种方式罢了。选择了正月十六这个吉利的日子,到虎仲村一个大户人家门口,铜镲敲响,来了个开场白:

大年初一头一天,

过了初二过初三。

穷人来到大门口,

先问问好后问安。

先问好来后问安,

有个小段对您言。

   接着唱了一段折子戏,这家主人给了我一个大窝窝头,我高兴极了,舍不得吃,赶快藏在蓝子里给父母和妹妹留着,也让他们高兴高兴。从此,我每天出去讨要,不管走到哪村,住在哪庙,只要有狗来骚扰,我就狠命的敲打铜镲,吓得那些恶狗撩蹶子就跑,减少了后顾之忧。这样一来,每天讨要来的残食剩菜等满载而归,不但自己能填饱肚子,同时对家庭也有所奉献,对父母的敬孝之心也得到安慰。

   心灵的创伤比皮肉之苦更难以让人承受,它严重摧残了一个人的身心健康,特别是对一个少年儿童来说,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有一次我到隆尧县城北铺村讨要,刚走到村中的十字街头,这时群众都在大街上吃早饭,有几个爱听唱的群众连喊带叫召集了很多人,我站在大街中间开始说唱,开头先说了一小段绕口令,接着唱了整本唐朝神话故事戏《韩相子讨封》,足足唱了有一个多小时,群众的施舍也很实惠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。有的群众还高声喊道:再唱一段吧!这时突然来了两个黑狗子,听人说是警备队的,他们二话没说把我押走了,一直把我带到城北门的岗楼上,有十几个黑狗子乱喊乱叫,有的黑狗子说:“这小孩穿的干干净净挺机灵,给老子唱一段有赏。”在他们的淫威下,我只好给他们唱了一折《王定保借当》,其中有一个家伙给了我四、五个窝窝头,我刚要向外走,从楼下来了一个神气十足,装模作样的家伙,看样子是个当官的,大声吆喝:“兄弟们,把这小孩给我捆起来。”黑狗子齐声答,是,曹队长。狗腿子如狼似虎般的把我倒背手捆绑起来,我的讨饭蓝子、铜镲都被他们踢跑了。姓曹的开始审问我,小孩,你这个八路军的探子,是谁派你来的,派你来干什么,睁开你的狗眼瞧瞧,我们这岗楼是铜墙铁壁,土八路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攻不进来。不管他们怎么对我威胁恫吓,我就是不吭声。这时他们对我拳打脚踢,一会儿用刺刀顶住我的胸脯,一会儿又提起我的双脚要把我扔到岗楼下面,连打带骂乱吼叫,我被吓得神魂颠倒,浑身象散了架一样的瘫在地上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而那些坏蛋仍黔驴技穷地用大脚踩到我身上,还怪声怪气的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八路军在什么地方,交给你什么任务,你不说马上叫太君把你死了死了的。”这时有几个黑狗子在一旁嘀咕说,我看这小孩没什么油水,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,说到天边我也不知道八路军的事。因此,他们也就无计可施了。把我苦苦折磨了一天多,还是由村干部联名举保才得以释放。村干部和我父亲把我领回家,街坊邻居挤了满院子人,七嘴八舌说啥的都有,有的人怒气冲冲的说:“老崔的儿子在鬼子岗楼胡说八道,如果给我们村惹来麻烦你担得起吗?干脆把他们轰走算了。”听到群众的责备,我们全家人止不住流下了眼泪。就在这时村长站出来说:“乡亲们,你们又不了解事实真相,乱说一通。甭说他还是个孩子,就是大人在敌人面前受刑不过还保不住说些什么,何况占魁这孩子在伪军的拷打下什么都没有说。就说老崔这人吧,他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大家,他为人正直公道,你们谁家没有打过他的油,不管是数九寒天,还是白天黑夜,只要有人喊门买油,都是热情招呼,没有钱就欠着,你们还讲点情理不,遇到孩子这点事要把人家撵走,有点不尽人情吧!”说的大家心服口服,雅雀无声,都纷纷离去。经过这一场灾难,我的心灵深处受到严重创伤,卧床不起,神智不清,一直躺了二、三个月,连说“道情”的唱词也忘了许多,再也没有外出讨要的能力了,父母亲看着我难受的样子,抚摸着我的头含着眼泪照顾我,可怜天下父母心呀!我也常常偷偷哭泣,全家人都为我操心受累,我怎么能忍心呢?几个月过后,我精神上有些好转,便背起筐子下地拾柴禾、挖野菜,从此再也没有外出乞讨了。

   秋高气爽,秋风带有凉意,我的身体也慢慢好了起来。有一天我和街邻两个同龄小伙伴在村北洼地拾柴禾,每个人都把玉米茬、豆根拾了满满一筐,趁天气还未黑,我们就高高兴兴你追我赶玩了起来,贪玩是小孩的天性,正在兴致勃勃的打闹,其中有一个同伴不留神摔到一丈多宽,一人多深的小河沟里,他在水里手抓脚蹬,一个劲的往嘴里灌水,吓得另一名同伴大声喊叫:救人呀!救人呀!当时我毫不犹豫的就跳到水里拖住他的脚拉了上来。尽管我的水性比较好,我知道在水里一个人救一个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更何况我们都是小孩。这是因为被淹的人只要被灌了水,他就会手忙脚乱到处乱抓,尽管你会浮水也施展不开,反而被他抓住不放两个人都会被淹死的,所以我只能避开他的双手,拖住他的脚才安全些。上岸后我们把他肚子里的水挤压出来,他才慢慢苏醒过来。回到家里,他的父母非常感激,见人就说,要不是占魁把俺喜(小名叫小喜)从河沟里救上来早就被水淹死了。从此,我们俩也成了好朋友,有时他还帮助我拾柴禾,我真感激他那纯朴的友情。我们回到老家后,他还象探亲一样的看过我,回忆童年的友谊,心里总是热呼呼的。

   这些日子尽管没有外出乞讨,但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恼和忧虑,人生为什么这样难,我的命运怎么这样苦呀!处处碰钉子,事事不顺心,从不愿意与任何人接触,就是拾柴禾的同伴在一起也很少说话。乡邻们说:“这孩子自从被黑狗子抓去拷打后,秉性脾气都变了,不但很少与人说话,也不唱戏了,竟把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孩变成傻不拉叽的‘小老头’,多么可怜啊!”我知道这些话既有怜悯又有责备之意,我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可谁又能知道我内心的苦楚呢?父亲每天起早摸黑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棉籽油,晚上回到家里又看到我整天闷闷不乐,十分苦涩的样子,他心里也很难受。有一天晚上,父亲把我叫到跟前让我坐下,他语重心长的说:“你总这样烦恼怎么行呢?我给你找个事干,你也学做买卖去卖油吧。”我毅然接受,可是只要我外出卖油,不是跑枰就是赔本,尽管父亲没有责怪我,可我心里却很难受。不仅如此,还接二连三的出问题。有一次和父亲一起到外村油坊购油,在返回的路上,天降大雨,我一不留神摔倒了,我挑的两个半桶油都撒在雨水里,我们俩用双手一点一点的往油桶里捧,两个半桶油变成了两个满桶。尽管父亲很生气,却没有责骂我,我哭了,哭得很伤心,这一连串的挫折和打击,我真有点受不了。从此,有个好奇的乡邻给我编了个“崔占魁哭油的故事”,简直说的活灵活现,说我搂着油桶痛哭一场,跪拜老天乞求好歹是个梦吧,人们听了哭笑不得,真有点耐人寻味。我实在太笨了,卖油亏本,购油变成雨水,甭说乡邻们耻笑,就是在父母面前也有点无地自容的自卑感。

   实践证明,卖油我真的不行,父亲也不泄气,还是千方百计给我出主意找事干,以消除我生活中的烦恼。他让我卖花生饼,把花生饼切成一毛钱一块,每天挎着蓝子去卖,这样也就不怕跑枰了,可偏偏我就能跑浮。有一次在北河村一家大门口有两个小孩,看上去比我稍大点,拿了我五块花生饼,说是回家拿钱,我想,在他家门口还能跑了吗?可等了很长时间不见他俩出来,我便硬着头皮去他家要钱,刚走到院里,才发现这哪里是住户,是通往搁房巷的一座空院子,我到哪里去找人呀!又一次上当受骗了。当时我总想:我这一辈子恐怕再也学不会做买卖了,我从不想坑人,但时常被人欺。有时我对自己要求不严,也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错事。有一次卖花生饼回来,家里还没有做饭,肚子也有点饿,门口正巧有个卖烧饼的,想吃烧饼又不敢用钱买,害怕碰不对账挨骂,便偷拿了屋里的小米换了一个烧饼吃,父亲回来发现小米少了,脱掉脚上的大鞋狠狠的打了我一顿。打的我虽然很疼,但我不敢哭不敢辩,我知道自己错了,因为母亲刚生下二弟,全靠这点小米来补养身体,因为馋嘴只顾自己,这能对得起谁呢?我承认自己做错了,父亲才消了气。从此,在漫长的岁月中,我严格把握住自己,处处谨慎小心,从不招惹事非,也免得给父母增加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  我的童年,是苦难的童年,悲伤的童年,难忘的童年。童年是人生中最美好最快乐的时代,可我却无辜地遭到日本鬼子、伪军、地主老财们的棍子打、皮鞭抽、恶狗咬,身上的伤痕,腿上的伤疤给我留下了旧社会的烙印,终生难忘。回忆童年所受的欺凌、谩骂、折磨,令人痛心,这一桩桩,一件件难以忍受的往事,如同十冬腊月喝凉水,点点滴滴都记在心里,它激励我革命征途不忘本,勇往直前不迷航。


上一篇:在公益和私益之间权衡,郑州中院值得点赞 下一篇:西西摄影:冬雨初晴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如何在离婚前保护好你的财产
  • 法治应为坚守契约精神创造良好环境
  • 半数民间借贷案“伤了朋友”
  • 民间借贷注意事项
  • 在公益和私益之间权衡,郑州中院值得
  • 流浪乞讨苦度人生
  • 被判承担同居男友生前231万债务终
  • 抽梯致工人顺绳坠亡,城管或涉嫌职务
  • 经常看书的人和不看书的人有什么区
  • 房屋认购需要什么条件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