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评论

村官侵吞贫困户低保何能长达10年?

时间:2018-01-29 17:10:3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   江西省会昌县富城乡半迳村贫困户罗二发娣早年丧夫,且上有高堂老母,下有襁褓幼子,理应享受政府的低保救助政策。然而,她的“救命钱”却被村支书李炳生侵占了长达10年的时间。20172月,会昌县纪委给予李炳生开除党籍处分,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。同年6月,李炳生因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14万元。(1月27日澎湃新闻网)

对一个上有老、下有小、称得上家徒四壁的贫困户而言,政府每月发放的低保金,无疑是“雪中送炭”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笔“救命钱”,却被当地村支书据为己有,且时间长达10年。事实上,若非该贫困户愤而举报,此“鸠占鹊巢”之事显然还会持续。这就不能不让人反思:看似环环紧扣的低保金发放,为何往往在最后环节“掉链子”?

就该案而言,这名村支书被绳之以法,可谓罪有应得。但不解的是,10年的时间足够漫长,一名村支书何以能够“只手遮天”:既瞒过了村委会一班人,又“避开”了相关部门的监管。其实,就媒体披露的情况看,并非是这名村支书“太狡猾”,而是低保金发放确实存在“漏洞”,而监管更是一直“失守”。

譬如,在半迳村,这名村支书无疑当了村委会的“家”:从低保金的申报到发放,似乎只由此人独掌,而始终不见整个集体的“参与”。答案只有一个,要么是其余人等视而不见;要么确实不知情。而不管是上述哪种情况,村中大事小事往往由一把手“说了算”的“家长制”,无疑才让其有机可乘。

又如,考虑到工作效率,村委会当然可以为贫困户代办低保手续,但办理低保存折时,无论如何也该让本人“现身”。如此,一来当事人的亲笔签名真实可信;二来相关部门亦可当面审查。事实上,村委会统一掌管贫困户的低保存折,正是那些“小官巨贪”在“最后一公里”窃取低保金所惯用的一招。

再如,为确保低保金发放的公开公正,国家明令要求村一级须对此“张榜公示”。显而易见,半迳村并没有照此办理。道理很简单,倘若村上能够做到年年张榜,贫困户又岂会被一瞒就是10年。事实上,不少地方的教训证明,凡是出现低保金乱象的村子,无一不是“暗箱操作”。

此外,始终“不在状态”的监管更是让个别村官有恃无恐。应该说,现在各村都派有驻村干部,但凡多到贫困户家中走一走、看一看,恐怕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绽。更何况,就算低保金发放在某个环节出了纰漏,倘若当地相关部门能在定期及不定期的监管中,对未按规定张榜的村社严格核查,并确保到户到人,又岂会让这名村支书“享用”贫困户低保长达10年。

由此看来,要确保低保金真正惠及到贫困户,关键是要确保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安全。首先要令行禁止村委会“统管”低保存折,而要确保交到低保户手中;其次要把村一级张榜公示视为必要环节,且由监管部门派员现场核实后再予发放到位。更重要的是,相关部门要俯下身来,走村串户,让监管落实到每一户低保家庭。如此,还会有村官侵吞贫困户低保10年的怪事发生么?


上一篇:“边述边作”应该得到提倡 下一篇:态度与方法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如何在离婚前保护好你的财产
  • 法治应为坚守契约精神创造良好环境
  • 半数民间借贷案“伤了朋友”
  • 民间借贷注意事项
  • 在公益和私益之间权衡,郑州中院值得
  • 流浪乞讨苦度人生
  • 被判承担同居男友生前231万债务终
  • 抽梯致工人顺绳坠亡,城管或涉嫌职务
  • 经常看书的人和不看书的人有什么区
  • 房屋认购需要什么条件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