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评论

所谓之大学者

时间:2018-01-29 17:10:1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1、放寒假了。这几日去办公室,偌大的校园里冷冷清清,人迹稀至。惟飞雪漫舞,草木穆幽。综合楼的走廊里亦空空荡荡,端坐室内,颇有些闻人足音跫然而喜矣。上课期间学生们手捧奶茶,拎着鸡蛋煎饼或三明治,或粢饭团,伙同着嘻嘻哈哈而意气风发地穿过走廊的情形,亦暂告一段落了。喧嚣复归于寂静,大学——确切些讲,大学校园,似乎亦相应地消逝了许多应有的气象与味道了。记得清华老校长梅贻琦1931年在就职演说中道: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至今犹引为名言。但我想,一所大学,大楼固然重要,大师更为重要。然而,即便大楼林立,大师麋集,倘校园里没了那些年轻而热烈的大学生们。那大学还是大学吗?顶多顶多,乃一高端之研究院而已。可见还是不忘初心,返璞归真好一些。所谓之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亦非有大师之谓也,乃有大学生之谓也。当然,倘有勤奋、好学而上进的大学生,最好。


2、我在大学期间读到的第一部书信集,便是《殷海光?林毓生书信录》。师生之间的思想情谊,流露于字里行间,令人印象深刻。随后读的,便是《某某家书》,或各类名人与伟人的书信选之类的作品了。从文体的角度来看,书信体能较为真实地反映书写者的真思想与真性情,没有文字上的字斟句酌与修辞上的繁文缛节,最适于读,亦有重要的史料价值。据说西塞罗的好友阿提库斯一生最重要的著作,便是整理西塞罗写给他的信,一见其交流之频繁与深入,二见其意义与价值之不菲与不凡。可惜书信的时代,至少纸质书信的时代,已然成明日之黄花,一去不复返矣。今后倘要出版的,恐怕也只能是某某短信集与某某微信集了——不知届时编辑之时,每个微信消息后面的表情符号,是否亦要一并发表出来?然而,至为遗憾的是,纸质书信时代里的书法艺术,如祝允明的《与九畴书》,王念孙的《致渊如书札》之类,更不消说国人熟悉的毛体与鲁体,则再难见识到了。

上一篇:情落种种,似水无痕 下一篇:“边述边作”应该得到提倡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  • 法治应为坚守契约精神创造良好环境
  • 半数民间借贷案“伤了朋友”
  • 流浪乞讨苦度人生
  • 在公益和私益之间权衡,郑州中院值得
  • 民间借贷注意事项
  • 被判承担同居男友生前231万债务终
  • 经常看书的人和不看书的人有什么区
  • 如何在离婚前保护好你的财产
  • 交通事故精神抚慰金的赔偿与计算
  • 抽梯致工人顺绳坠亡,城管或涉嫌职务
  • 相关文章
      无相关信息
    栏目更新
    栏目热门